释放数据生产力和最大化数据价值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9-13

深度挖掘数据的价值

近年来,数据在经济和社会中的价值和作用日益突出,受到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和鼓励。一方面,数字经济的快速增长使得数据的价值日益凸显,另一方面,数据要素市场的建设亟待突破,数据治理领域有许多热点和难点问题有待澄清。聚焦数据元素和数据治理汇聚国内外顶尖专家本次论坛的成功,促进了各界对数据生产力和数据治理的深入了解。

面对人们利益的需求,数据信息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。大数据时代,信息开放,数据共享的重要性凸显。信息是有效治理的基础,必须有相关领域丰富的信息和完整的数据支撑。

加快数据移动和自由

根据陈的说法,数据生产力已经成为人类创新自然的一种新能力,这意味着许多方面的巨大变化,如:人类创新自然从直接到间接,从能量转换工具到智能工具,从劳动者到知识创造者,从能源到新的数据元素,从简历解析到基于“数据算法”的解析,从其他组织到自组织,从产品分工到知识分工,从小规模协作到全球数亿人的实时协作。

数据如何实现“善治”?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、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黄勇深入法学领域多年,从所有权和隐私问题入手,分析了数据申请过程中应注意的方面。黄勇认为,要平衡来自民政、信息与数据安静、隐私、竞争等维度的利益,重视限制公权力收集数据的规模,在羁绊过程中明确数据羁绊的方法、尺度和界限。在未来的立法过程中,应使用全面和专业的分析来指导数据的正确使用。

基于信息的数据的价值在于不断循环,从而扩大数据的应用空间和规模,有效满足个人和群体的需求。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所赵鹏教授认为,数据的本质是记录相应的信息,相应信息的可获取性始终是科学探索、技术创新、企业效率提升和公共治理绩效的结构性约束条件。因此,为了充分发挥数据的价值,执法部门应该为数据的流通和共享创造相应的条件,以促进数据的使用。其实目前正在推广的公开数据开放,正是这样一种想法。

中国信息化百强委员会委员、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朱宝良表示,土地、资本和劳动力在生产要素中的边际效益正在下降,但科技进步促进了劳动力等要素效益的增加,要素配置效益的重点是信息。

实现数据价值并创建协作治理

陈五认为,从创造价值的方式来看,数据生产力创造价值的方式不同于过去的技术、土地、劳动力、资本等生产要素。如果技术对土地、劳动力和资本有乘数触发效应,那么数据对技术、土地、劳动力和资本有指数增强效应。

陈v认为,数据生产力时代最本质的变革是实现对整个生产过程、整个产业链、整个生命周期治理数据的可用性、分析性和执行力。从数据流来看,数字化解决的是“有数据”的问题,网络化解决的是“能流”的问题,而智能化解决的是“自动流动”的问题。